short

一只咸鱼
微博@—矢豆—

【24H 10:00】出门左转脑科谢谢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病人老王x我和我最后的倔强医生小乔

一辆学步车

地点:医院

 

乔一帆是个医生。

是一个在这个乌烟瘴气群魔乱舞的医院里出淤泥而不染、被称为“医院最后的节操”、病人的掌中宝、护士小姐姐们的心头肉的医生。

 

“乔医生我去吃饭了!”

“好的,再见。”

 

给上午最后一个病人看完诊后,乔一帆微笑着告别了值班护士。空荡荡的门诊里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乔一帆舒了口气,在座位上猫一样伸了个懒腰。

 

正午时分的太阳暖洋洋的,从百叶窗的缝隙间洒进冷气四溢的房间里,洒在乔一帆放空的脸上,镀上一层绵软的金黄,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想打个呵欠出来。

他侧了侧头看向百叶窗外,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记得几年前的一个夏天,天气很好,也是这样的阳光,只是似乎更加毒辣了些,更加刺眼。他从另一家医院大门口走出来,他的实习期结束了,但他没能留在那个医院。

 

那个时候的乔一帆还是个刚刚开始实习的愣头青,不过他的运气很好,实习分到了全市最好的医院,和最好的大学同学一起被分到了科室里最好的医生手下实习。

 

他第一次见到王杰希就是在那个时候。

也是个这样的好天气,他看见王杰希站在窗前,整个人浸没在阳光里,闪烁的浮粒晕出一层好看的光来。他手里拿着病历翻阅着,看到他们走过来,便抬起了头。他的眼神温和而疏离,整个人看上去锋利得像是手术刀的一线白刃。

身边的朋友似乎被他的气场震慑住了。

乔一帆却莫名觉得:这个人真好看啊。

 

然而实习了一段时间后的乔一帆真心很想穿回去暴打一下自己,然后痛心疾首地摇着自己的肩头告诉自己:少年郎不要太天真!色令智昏!色令智昏呐!!

 

 

王杰希在某种意义上……有点强迫症,据说是在大学期间被室友影响到了:

其他方面都好说,什么压点到岗、工作时间闲谈吐槽、偶尔被病人塞个小蛋糕小礼物之类的,王杰希都不会像其他科室主任那样做出什么硬性要求。甚至这个人还有点奇怪,不像其他医生那样对垃圾食品敬而远之——乔一帆同志表示自己的可乐总是惨遭毒手。

但在某些方面……他计较得宛如魔鬼:

白大褂不能有一丝褶皱,手写病历字体大小必须一致,每晚必须按时睡觉......被迫害至深的乔一帆和高英杰曾私下里一起抱头痛哭控诉这个人太可怕了。

“连午餐打饭荤素搭配必须按比例这种都做要求了……你们这些还能喝可乐的人究竟有什么不满意??”

受到了王杰希大学室友亲切关怀的宋奇英绝望地戳了戳盘子里的胡萝卜,恨不得和它同归于尽。

可尽管现实如此骨感,乔一帆还是喜欢这个人,喜欢到无可救药。喜欢他做手术时的专注认真,喜欢他骨节分明的手,喜欢他在莫名其妙的地方莫名其妙的强迫症。

他知道一些或许连王杰希本人都不自知的小习惯:值夜班时喜欢喝可乐不过偶尔也会喝点茶来续一续,开药时总是条件反射的开中药而后又悄咪咪地抹掉,无聊时喜欢打扫办公室,听到大眼两个字就会皱眉然而现在已经发展到听到连“眼大”都会皱眉的地步了(要不要告诉他下次不要从眼科前面过呢)......

 

王杰希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地占据了乔一帆整个实习期,无论好的坏的、有的没的,乔一帆都如数家珍。

然后实习期结束了。

和好友高英杰不一样的是,乔一帆没有留下。

 

大概是真的没有天赋……还是自己表现的太露骨了呢?乔一帆偷偷地想,又想笑,又难过的快要哭出来,像是得了失心疯。

不甘心啊……他笑得有点难看。

于是在告别好友离开这个医院后,乔一帆给王杰希发了一条半开玩笑半表白的短信,像是愚人节未完的笑话一样,有一种过了保质期的尴尬。他发完之后才冷静下来,抓着手机慌张得不知道怎样才好(就差见人就问你有没有时光机了),只好巨怂无比地换掉了号码,从此消失不见。

真没出息,乔一帆自嘲道。

 

 

再一次见到王杰希的时候,乔一帆已经在现在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医院工作一段时间了。

 

那是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护士大概是因为晚餐吃坏肚子隐匿在厕所里了。乔一帆一个人坐在门诊室里,百无聊赖地咬着那根插在可乐上的吸管。

他想要是有个人来就好了,太无聊了,随便是谁都行啊。

王杰希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他走进门诊室,坐在乔一帆对面的椅子上,格子长伞放在他脚边,就像一只手杖。他像个冒雨而来的绅士,带着乔一帆梦里的一切晦涩的绮想和笑话走过来,让他不可置信而又无所适从。乔一帆能清晰地看见他发丝上挂着的水珠和白衬衫上若有若无的水渍。他看着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声音像是脱离了喉管,从世界的每个角落轰然传来:

 

“医生,我有个很喜欢的人。他曾经是我的学生,但是他实习期结束的时候却被我放跑了。他的头发很软,头顶几根毛睡觉的时候会跟着呼吸一起晃动。字很清秀,手白嫩嫩的,会在我上夜班时给我递来一杯茶或者一瓶可乐,做手术时有他在我总会很安心。但是有一天他突然不在了……”他忽然停下抿了抿嘴,似乎觉得那段回忆难以被提及,嗓音变得更加沉静又带着几丝耐人寻味的喑哑:“我找了他好久,现在终于找到了。医生,你说我该怎么办?

 

(叶修:这个时候只要干一炮就好了。(x)http://weibo.com/5979291382/profile?rightmod=1&wvr=6&mod=personnumber&is_all=1(学步车)

 

乔一帆有点懵,瞅着他的样子,不自觉就回到了那个夏天。

时而干净整洁时而天翻地覆的办公室,时而强迫症时而懒得要命的王杰希和在那年那个夏天挣扎的自己……

在乔一帆陷入回忆的时候,一个病人了走进来,他拉开乔一帆面前的凳子,坐在乔一帆对面,熟悉而又陌生调笑声音和记忆瞬间重合,将愣神的乔一帆从回忆中拉出来:

“医生,我恋人长期加班好久都没回来了,我天天寝食难安,饥渴难耐,医生你说我该怎么办?”

 

乔一帆回过神,看见王杰希正坐在他对面,看着自己——是和以前一样认真而专注的神色。乔一帆不自然地撇开了视线,细碎的黑发后面耳尖泛着红。

(说出了很多年前他就很想但一直不敢说的话:)

“咳,出门左转楼下脑科谢谢。”

-------------------------

感谢阅读!!!你们都是天使!!

请组织 @王了个乔 不要暴打我(遁

感谢烤肉深夜给我提意见!!这个烤肉超好!! @将烨 

评论(11)

热度(78)